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师岭南文化青年协会

保卫文化遗产,青年责无旁贷!

 
 
 

日志

 
 

行者古村落  

2010-12-06 01:20:32|  分类: 鞋子们的想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值恰是秋意正浓,秋风凉飕飕的,而秋阳还是热辣辣,举国的农村大地俱是一片繁荣景色。赶上了好时节,去了一趟古村落。古村落的名字叫塱头村。一位头发花白皱痕横生的老伯说,塱字带土,土是根的归处,即是归根,寓意回归故乡。这是村的意义。

我坐在一辆残旧的90年代的大巴里,随着大巴在繁华的广州城里穿行着。很久没坐过这种旧车,觉得坐着这样的车在富丽堂皇的广州城的大道中行走是极度的反衬,而恰恰是这样的车载着的方向是古村,愈显得途程更有意义。

在我的想象里,古村大概是一座无人光顾的寂静的废墟。残檐断壁的阴森古屋,杂草丛生的石板巷道,时而几声鸟啼破空而出,惊响沉睡的树叶,叶子一抖便飘落在了萋萋芳草间。千百年的古村如千百年已去的历史,本应再不受任何事物的纷扰,持着岁月风云沧海桑田的沉淀,平静如村前的一滩平湖。

可此去看之,竟与最初的愿望大相径庭。古屋临列依旧是残檐断壁,可是在这残檐断壁的不远处,建筑着一些当地村民的楼房与之形成了强烈的反衬。石板巷道没有杂草,有的只是无数人踏过的脚印。鸟啼是依稀闻见,但更多的却是工人们修补古村祠堂以作旅游之用砰砰杂吵的声音。失落之感油然而生。

是不是抛开失落之感,所谓古老的村子是要告诉世人,历史并没有断裂,村子依然繁荣?

那棵村前木棉老树,600多年的岁月更替,就犹如600多年间空气和土壤的渐变,但树没有变,只是苍老了,而依旧巍巍昂然在世人面前。那屋檐上残留的木雕,屋柱顶角处遗留的砖雕,屋门前依旧余留的石雕……这些都是历史遗迹,而历史遗迹放在了寻常村子生活里,它的意义是不是从厚重的使命感变作悠闲日子的一道赏目的风景?然后年年岁岁,岁月流逝,风景无可避免地跟随流逝,它的破落不是人为而是自然?

松开紧皱的眉头,对着眼前一片黄油油的菜花,我的思绪回到了自己的村子,想那屋旁的半亩菜地,是不是也在勤劳的母亲的耕作下开了一片金黄的菜花。记得每次回家,总是不忘了在黄昏将至之时去看菜地,怀着幼时烂漫的心情看长得繁盛的蔬菜,那时的菜地里满是各种各样的菜,小白菜,菜心,通心菜,茄子,豆角,丝瓜……总是希望自己爱吃的菜能长得快些,多些,这只是孩提时天真幼稚的愿望之一。当然,还要去看幼时种下的果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可以给予人们绿荫的大树了。

有一次回家,在往菜地的路上遇见了一位老妇,我叫她大妈。大概是许些年不常见了,还以为她依然那么健壮,上山下地劳累着精神依旧饱满。可这时见她眼角皱纹已深,白发稀落,沙哑的声音也不再那么中气十足,灵敏勤快的身体现在也变得迟钝慵懒了,终究是岁月不饶人啊。她说好久不见我了,又长高了,但是瘦了些。还问我现在是不是还读书,什么时候毕业。我注意到了她身旁的小孩,笑问她是谁的。她说是她家女儿燕的,抱孙子了。

大妈是个好人,在我家困难的时候帮过我们,我记得这恩情。因为当时的农村贫穷是十分被人瞧不起的啊,更别谈有什么来往了。那时候大妈和她老爷子不理别人怎么想,常常在晚上来我家串门,那时候我不论是在做作业还是已经躺在床上,总能听见他们和父母谈论一些事。说哪个时候应该给稻谷下肥打药,说些怎么教育孩子,说些将来我的父母将会享清福的事。那时候的夜晚静悄悄的,那些声音在我的脑海的记忆很深。这是农村充满温情的声音。

不知千百年前的古村,是不是也是有着别样的人文风情呢?我在残留的遗迹里找不到答案。而我的答案在遥远的,属于自己的村子里。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