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师岭南文化青年协会

保卫文化遗产,青年责无旁贷!

 
 
 

日志

 
 

2010招新三二事  

2010-09-18 02:09:44|  分类: 鞋子们的想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已经睡下了,还是爬起床,拿出电脑又上了床,喜欢在床上写了文字,记录些事。只是为难了舍友。

今晚跟锦婉聊了一下,关于协会最近的一些事。

她说,问我借了课室没有。

我说,开放日把借条弄丢,我的错。只有再借。我还是很粗心大意,丢三落四。

她说,其实你应该多让外联部去锻炼,让他们尽快上手,你也不会太累。

我心里的想法是,我想在我能够做到的范围里,尽量地,去做些事。如果两个人同时都能做一件事的话,我会要求自己去做。

给她们机会去磨练,当然还是会的,但是不是现在,我感觉不是。

我说,今晚又有一些机构去扫楼了。

她说,每天晚上都会有的啦,我们又是很迟了。

我说,没关系,我们的目的是招够30人——要的是有心,而慢慢会形成信念的人。可遇不可求。

我说,开放日的时候,我把会员和民乐坊忽略了,扫楼的时候要突出。

她说,那扫楼的时候要强调咯。

我说,嗯嗯,因为那天本来人手就不够,一直都是那么5、6个人在场。而且不懂怎么去干事的。

她说,可能有些同事不是很会推销。人数不少了,就是还欠缺主动性。

 

她说,这个学期的活动我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

我惊讶羞愧地说,嗯嗯。

她接着说,不过这学期时间很紧,希望我们还是能顶住压力做下来。

我说,我支持。

她说,10月我们至少有全体动员大会,会员培训暨会员动员大会,古村落游览采风。三周的时间很紧。记者部要做手工劳作者第三期。亚运期间10届不放假,做一些小型的活动如参观省博物馆,二沙岛,小洲村,黄埔军校旧址。。。总之还是想不要一个月停止活动。11月还有社团活动。要把活动都办好,压力很大,要跟时间赛跑。

我是只能一边听一边嗯嗯的应回两句。锦婉副会早已把协会的活动想得一清二楚了。

我笑着说,你应该去学生会的,去那里锻炼锻炼的话你的能力会提高更多。

谁知,她说一句话过来,我对学生会没好感。

我想进一步问为什么时,却还是忍着了。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回答的。

我说,我也是。说这话的时候我没有多少底气的,因为我也没本事进得了学生会,所以没有资格说。说出来也许也只是为了自己仅有的一点自尊。

 

开放日当天,我是6点37分起的床。在校道里一直走,察看着我协的摊位。可是没有找到,就趁还早了一些,简单吃了早餐,拿着杯烫手的豆浆出了食堂,给了锦婉一个电话。说是换了场地。我边渴豆浆边走了过去。很近。

现场很多的摊位,一眼看去,很多的摊位还是空的。在我们的摊位里,我看到了锦婉和子良。她们拿着物资,先来了。后来的是小娴旭芳和佩文。然后整个早上的布场,就由我们5个人完成了。每一个人都很积极,每一个人都很有布场的设计想法,布场的过程感觉很美妙,像是在做着一件艺术品。在布置期间,就有一个教官趁着休息过来看了我们的展品。事实上,看到那样的布置,我感到很骄傲。我也相信岭协人都会感到很骄傲的。

布完场,上课的都去上课了,留下锦婉一个人。她说上课暂停,虽然是个好消息,但是我还是觉得挺惭愧的。这样的惭愧是因为看到自己做的事比别人做得少,而又位居其职时感受到的。锦婉给我的已经很多次了。

那天上课心情一直不安,面对着老师的讲课总是专注不了。挺想逃课的,就像往常那样,也是为协会的事逃过一些课。可是现在没有了逃课的欲望,大概是淡化了自己的反叛心理,还有觉得大三还是要以学习为主。

 三节课回来,看到了来娇,还有冬妹像孩子般灿烂地笑脸,内心里竟 有丝淡淡的羡慕。然后马不停蹄地回宿舍,拿到了电脑音响和社联宣传栏海报张贴的申请凭条。回来时10届新生已经军训完了,大伙都赶着吃饭。还有我们的同事也陆续赶来我们的摊位,各自拿着传单去派给师弟师妹们,一丝不苟地解说着协会
而我,来了即刻穿起周起师兄讲古专用的衣服,披着它,感觉庄重。刚开始我是没有这个想法说要穿起它的,师兄一提,心里惬意萌生。两位副会也表示不敢穿。然后听周起师兄说:为什么不敢,我敢,有什么不敢的。然后我就觉得没什么好害羞别扭的。后来穿起的感觉还算不错,仿佛一个艺术大家,心神不游离俗尘世外。那个时候,我感觉周起师兄的一些意念留在了这件衣服,透过衣服而传递给了我。我感觉到了一点关于文化的肃静与祥和,而自己仿佛成了一尊久历沧桑的雕像。
我静静地藏在摊位的进口处,没有走出来,隐隐约约地在过往的人群里闪现着。
做宣传的同事其实不多,我让大家都出去一些人来往过密的地方,留一两个在摊位里主持。由宣策部的同事努力完成的宣传片悠悠地播放着,宣传小娴瑛琪冬妹佩文等各位同事都尽自所能讲解着我们协会。我看到锦婉独自一个在楠园保安亭边过往的人流当中,辛勤地给匆忙而过的新生推销协会。那时候挺想出去跟她站在一线的。可是我觉得我穿着这件衣服有所顾虑。我认为岭南文化青年协会不能像某些协会那样穿着怪异的来吸引新生,这样卖弄有损协会的尊严。岭南文化一直以沉甸甸的姿态呈现在人们的心中,它不能当做一场卖秀。
下午来了一场雨,在场上守着的旭芳来娇小娴,大家都在担心下雨了怎么办。大家都很焦虑,可是要来的雨还是来了,大概是4点左右,下起了一场骤雨。幸好下了不久。雨停了,阳光又出来。在场的几位同事一起把收起的图片重新布置出来,俨然又是一种美的焕然一新的感觉。
慢慢的黄昏逼近,我协开放日的收获是近30位现场报名的新生。
不多,但总的来说还是可以的。
我在想,我们协会究竟要招怎样的人,是要把对岭南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的人,还是一些文化修养有一定层度的人,还是说要招一些有才华的人?大概这些都是我协所需的吧。这也是反映了岭南文化的多元化和兼容性。
我猜,岭协真正需要的是一群怀旧信念的人。

                                                                                         文/淡觅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